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学术学科 >>母亲教我的歌

母亲教我的歌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0来源:网络

  一

  
  母亲具有一种非常乐观明亮的性格。我很少记得母亲在我小时候对我有过什么责备和训斥,看见她动怒,更是非常罕见的事。母亲对儿子的种种期待和要求,我基本上是从她对我的各种鼓励夸奖以及在向左邻右舍、同事朋友们赞美夸耀我的语音中分解出来的信息。
  有时候我甚至会想:是不是因为我从小就很优秀,所以有关母亲教子的回忆都是美好的印象。但这个想法一闪现,我往往就会满脸通红。因为我立即意识到,以我少年时代的操行,换了另外一个性格刚烈的母亲,其实也可能被暴打和禁闭无数次。
  “我家小平,将来是要上大学的”。这句母亲常常摆在嘴边自言自语的话,简直成为一种神的启示,是我一生求学求知、追求真理的原动力,至今还在激励我继续努力,寻求生命更高的价值。在她老人家润物无声、春风化雨的教育方式下,我幼小的心灵,就深深地植入了她给我的人生路标。
  水的力量,最柔软也最强大。母亲就像一条河,辟出了我的人生河床和出海口。
  
  二
  
  2007年8月的一天,母亲过生日。我的姐妹们带着父母从老家江苏泰兴来到上海,为她老人家祝寿。那天晚上,我开着一辆别克面包车,带着父母和一大家人,去浦东某个餐厅吃饭。不知怎么就迷失了方向,把车开到了通往外滩的延安路隧道里。隧道堵成了一条长长的停车走廊,我心里凉透了:要想过了隧道再返回浦东,恐怕今天大家只能吃夜宵给母亲祝寿了!
  汽车里一片沉默。忽然响起一路没有说话的母亲那一如既往平和慈祥的声音。母亲说:“这样也好,走走隧道,等于是观光一次。”
  列位看官,当你读到这句话,千万不要以为我母亲是在搞笑讽刺我。母亲还没有这么深刻的幽默感。她老人家其实是在宽慰我,让迷路的儿子不要因为一次方向性错误,再陷入一次情绪性迷乱中。
  在隧道中寻找风景、在逆境中寻找出路、在黑暗中寻找光明,这就是我的母亲,她总是那样无端乐观、盲目积极、永远光明、永远看见事物好的一面。这个精神财富,成为我自己最宝贵的性格特征之一,甚至是我认为最值钱的人生财富。
  
  三
  
  母亲的乐观主义不知从何而来。这可能就是她善良美丽的天性,或者,也许这是她面对有时候并不美好生活的一种选择。
  应对生活的压力,母亲给的言传身教至今使我难忘。我还记得,如果家里的饭菜坏了,母亲舍不得倒掉,会说:不要浪费,然后放到锅里加温之后把它吃掉。现在,我只要看见剩下的饭菜,就会想起母亲的这个举动,同时想,剩饭不该浪费,身体就可以摧残吗?
  小时候的记忆,充斥了母亲为衣食住行而竭力奋斗的往事。比如为了全家人的穿衣问题,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母亲常常说买“零头布”。所谓“零头布”,就是布匹到了最后那些零碎的部分,价格相对便宜一些。母亲给了我质朴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华丽。我自信拥有很不错的审美眼光。但心灵深处,我对那种具备母亲般质朴、勤俭、乐观、善良品质的女性,总是充满了更加崇高的敬意。母亲的人格、性格和品德,成为我一生接人待物办事处世的基本标准,成为我敝帚自珍的为人特征。
  
  四
  
  母亲是所有儿子的巨著,母亲是所有女儿的史诗,母亲是所有人最最崇高的女神。关于母亲的故事,我们一辈子都讲不完。
  还是去年夏天在上海给母亲祝寿的那几天,我带父母出去吃饭,到了一家西餐厅。妈妈问我一些西餐礼仪,我就手把手告诉她如何使用刀叉,如何切割牛肉。母亲饶有兴致地模仿着、练习着,但她老迈的双手,那双曾经喂过我稀饭、洗过我尿布、挣钱养活过我们全家的双手,已经微微颤颤,布满岁月的沧桑。
  我拿过母亲的盘子,替她把牛排一块块切好,然后,看着母亲用颤抖的手,开心地把我为她切开的牛排送进嘴里品尝,心里忽然涌上一阵感动―小时候,妈妈不就是这样喂我吃饭吗?
  时光流逝,母亲如今已经进入了夕阳余晖的晚年,而我,正是日照正午的壮年人生。能够为年迈的母亲奉献一份儿子的孝敬和关怀,让她为儿子的孝心感到幸福和自豪,这真是人生最大的满足啊!
  想到这里,我对生活充满了无限感激,对神明充溢着无限感恩,而面对给予我生命与灵魂的母亲,涌动着至高无上的大爱。
  一首歌,德沃夏克《母亲教我的歌》,在我耳边响起,我的眼泪也流了出来……
  
  当我幼年的时候
  母亲教我歌唱
  在她慈爱的眼里
  隐约闪着泪光
  如今我教我的孩子们
  唱这首动人的歌曲
  我那辛酸的眼泪
  滴滴流在我这憔悴的脸上……
  写完这篇文章,我告诉自己:要尽多地回家,看望我那健在的母亲……
  (张海摘自《献给母亲的礼物》,
  人民出版社,杨欣欣图)

上一篇:感动不是感情等

下一篇:他改变了我对婚姻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