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学术学科 >>再见,理想国际

再见,理想国际

发布时间:2017-10-12 10:44来源:网络

  顾芳菲深知,这一切的迷恋不过源于没有开始,她的不甘心罢了。如果再选择一次,她还是会选择现在的爱人,而不是钟令源。她要的不仅是心动,还有确定。

  
  .PART. 1
  
  顾芳菲每天早上都搭211路公交车去公司。不得不说,混在北京的人真不容易,很多上班族都要起早贪晚,从城市的一端到另一端,周而复始。人们选择生活,生活便施予人们种种形态。顾芳菲算是京漂族中的新成员,在一家投资银行做助理顾问,刚毕业的女孩子在面对现实艰难的同时,当然也对未来抱了很多美好的幻想。
  顾芳菲每天在漫长的211路途上,做的最多的事便是观察同路人。他们有的木着一张脸,有的东张西望,有的闭目养神,众生相在顾芳菲的眼里,一日日变得了无生趣。只是,倒数第一排,和自己喜欢坐的位置左右相对的那个座位上,似乎天天坐着那个帅气的男孩。他剪了利落的平头,NIKE的板鞋,格子衬衫一半束在牛仔裤里,一半散在外面,顾芳菲想他一定不是在那种严谨的公司做古板的工作。转头过去,发现他也在用余光瞥向她,顾芳菲吐了下舌头,像偷窥被对方发觉一般,红了脸。幸好车快到站,她没像平日一样等所有人走光再下车,而是提前站到车门口。她右手扶住栏杆,左手扫了一下散到额前的头发,又提一提双肩包的背带,真的好重呀,每天要背着电脑和资料上下班的人伤不起呀。
  “同学,你手机号多少,可以跟你交个朋友吗?我注意你很久了……”在车还未停稳的一瞬间,一个穿校服的男生走上来搭话。顾芳菲的脸蓦地通红,不知如何回答,都怪自己打扮得太学生妹了,让男同学误会。顾芳菲结巴着开口:“我……我……”
  “小朋友,姐姐是我的女朋友哦……”清朗的男音从背后响起,转头就看到坐在后排的男生笑着对那男同学解释。
  就这样相识。顾芳菲既为钟令源的“救驾”感激,又为自己的幼齿出丑感到难为情。幸好他是懂得调节气氛的人,让顾芳菲很快消除了尴尬。
  原来,钟令源和自己一样是北漂,恰巧又在同栋大厦办公,理想国际,他在21层,她在19层。
  
  .PART. 2
  
  跟钟令源认识后,顾芳菲的生活起了一点小小的变化。
  之前,她大学毕业为了追随男友周慕而到北京生活,可是到北京不到两个月,学医的周慕有了去香港工作的机会,是到那边做一个科研项目,对他来讲是难得的好机会。他再三对顾芳菲保证,如果无法把顾芳菲也申请过港工作,那么最多两年,他就会回来和她结婚。顾芳菲偷偷地哭过好几次,可是最终还是笑着把周慕送走。其实她是不怎么自立的女生,没有独立生活的经验,不会煮饭做家务,依赖性很强,所以周慕一走,她的生活便过得相当凄惨,每晚加班到家,常常累得连澡都不想洗就睡了。周慕初时还每天打电话,到后来变成每周一个电话。
  现在,钟令源常会约她一起上下班,快到午饭时间,他会在MSN上震她:想去吃什么?
  牛蛙吧。牛蛙好美味。
  顾芳菲是湖南女孩,辣妹子,嗜辣如命,所以每每这时,在上海长大的钟令源会发来一个冒火的图片,可是最后,他们还是会在电梯里会合,哪怕钟令源会被麻辣得像狗一样吐舌头散热,惹得顾芳菲哈哈大笑,用方言形容他的“丑态”。钟令源听不懂这些方言,就追着她问,她笑得眼睛似一弯新月般,皮肤是透亮的白,让他看呆了眼。
  或许是生活有了起色,像小朋友有了新玩伴一般,顾芳菲觉得一个人在北京的生活也有滋有味了起来,连周慕打电话来,她也透着笑意,不像从前一样,老是追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看她。但她觉得,她和钟令源只是好朋友,她是觉得他长得很帅,人又风趣又可爱,但她有男朋友呀,而且,钟令源和她同年,她始终认为,同年或比自己小的人无法给她安全感,钟令源给她的感觉是青梅竹马的玩伴一样,没有什么男女的吸引。或许有,也仅仅是转瞬即逝,摇摇头,顾芳菲就把这感觉晃到九霄云外去了。
  的确,他们过的确实是青春期的生活。吃饭逛街,泡图书馆,日子便飞快地从树叶间穿了过去。
  秋天来的时候,钟令源提议一起去玩跑酷。顾芳菲热烈地响应,她也很喜欢那种上纵下跳、挑战极限的感觉,又有力量又有美感。别看她身形苗条,可是她有一颗强壮且崇尚力与美的内心,她喜欢且希望自己是个酷酷的女生。于是两个人兴冲冲地去买战衣战鞋,又兴冲冲地联系在北京玩跑酷已经很资深的朋友。他总是与她并肩出现,在运动时也会照顾她,常常在她不能完成动作时,会回头向她伸出手掌。她皮肤白,眼窝有点深陷,有点像俄罗斯的女孩,他刚好高出她一个半头,两个人牵手奔跑,颇有点珠连璧合的意思。一起玩跑酷的队友都以为他们是小情侣,常常眼神流露出羡慕的光彩:果然是爱人能互相照顾,默契又搭调,很完美的一对。
  顾芳菲很想辩解一些什么,可是钟令源紧紧牵着她的手,用唇形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那晚回去后,钟令源传短信来,顾芳菲久久没有回复,她的心乱极了。夜里入梦,一会是钟令源,一会是周慕。
  
  .PART. 3
  
  或许是钟令源的事搅得她心神难安,所以连周慕很久没打电话来,顾芳菲都没有发现。
  不想再约钟令源,于是一个人出去看电影,心神恍惚地发现前面有个背影特别像周慕,可是那人却环抱着另一个女生的腰。顾芳菲想绝不可能是周慕,他明明在香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前面的一对人忽然停下来,在人潮中交颈亲吻。这下,顾芳菲看得相当清楚,正是周慕,他是什么时候回京的?为什么都不告诉她?那女人又是谁?眼前的一切让顾芳菲乱了阵脚,失去理智,她几乎是想也不用想,就冲上去狠力打了周慕一耳光,咬牙切齿地喊:“周慕,你……真……无……耻……”
  周慕捂着被打的脸,有些脑羞成怒:“顾芳菲,难道你没有发现我回去收拾衣物吗,你没发现我留在写字台上的信吗?没错,我们分手了……”
  耳边一直回响着周慕的这些话,顾芳菲一个人回到家,环顾四周,属于周慕的东西早已被收拾一空,洗手间的垃圾桶里,一支他用过的牙刷孤零零地躺在那儿。顾芳菲打开水龙头抹去眼里的泪水,不受控制地蹲到地上无声地哭泣。
  她想起很多,刚来北京时,早晨睡醒,她和周慕互相冲着对方发射口气,然后二人笑嘻嘻地一起去刷牙;她想起周慕接她下班,从地铁站回家的途中,她累得不想走路,便爬上周慕的背,路灯拉长了他们的影子,她伏在他的背上,低声叫他“小爸爸”……所有美好的片段都在一刻间闪回,顾芳菲心痛得有点不能自己,她不是冲着周慕才来北京的吗?可是她来啦,周慕就走了,她熟悉了北京,周慕就和她分手了。
  她想不明白周慕和她分手的理由,他说:“我要留在香港那边的医院工作,不想回来啦,她能帮我……”
  仅仅是为了前途吗?周慕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人了?
  她18岁那年,他23岁,已经有了未婚妻,可是她把他从未婚妻身边牵走,当时他说为了爱,他可以什么都不要?
  5年过去,周慕的分手理由又推翻了从前。或

许,是她自己太过高估,她以为周慕一辈子都会被她握在手心里,她以为她一辈子都是周慕的天使。直到现实残破不堪的一刻,她才明白,没有什么会是永恒。当年,他看中她需要被保护的一面,如今,他厌烦的也是这一点。
  分手,让顾芳菲如颓丧的丑小鸭,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是否该继续留在北京?她睡了三天三夜,如大赧般地醒来,吸食了一盒牛奶,发现手机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和短信,全是钟令源的。她打通他的电话,只说:
  “我饿了,我想吃水煮牛蛙。”
  那一天,钟令源面对着沉默的顾芳菲什么也没问,只是默默地陪她吃,陪她走很远很远的路。
  
  .PART. 4
  
  顾芳菲消沉了一段时间,她很少再去约钟令源吃饭。甚至,她还错开了与他上下班的时间,她不是想躲他,她只是不想在空窗时期,又茫然地投入下一段感情,她想整理自己的情绪,认清自己的心。
  冬至很快来临,北京的天气早已是滴水成冰,顾芳菲的感冒是一场接一场地来。那天刚好又要加班,从公司出来时,顾芳菲的鼻头已被擦得通红,她感到头昏无力,不想再去赶公交车,于是站在公司门口打车,可是半天都没有车来,她抖作一团,蹲到地上。后来,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钟令源捡到的,也不知道自己发了高烧,是钟令源陪她去挂吊瓶,陪她在医院待了一个晚上。
  她有很深的歉意,为自己前段时间的冷落,看着他为自己忙前忙后,顾芳菲很想从背后抱抱他。
  其实,这段时间她想通了,和周慕分手,自己也有很大责任。和钟令源认识后,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内心早已发生了倾斜,周慕打电话来的时候,她或许正和钟令源牵手奔跑跳跃,或许,正在MSN上热烈互动。她不知道,自己和钟令源的感情,早已超出了友谊,两个人的行动如此契合,不正是心靠得如此近吗?甚至,她连周慕回来收拾东西,都毫无发觉,在她的世界里,周慕早已悄无声息地撤离。之所以分手会有那么大的震动,完全是因为这五年感情的回响,从18岁到23岁,她曾把周慕当作终身伴侣,笃信不移。
  时间,是最好的清醒剂。
  可是,时间也是最坏的腐蚀剂。对周慕和她的关系是一样的,对钟令源和她的关系也是一样的。
  她在时间里清醒自己,却也在时间里沉默自己,在等着自己清醒的同时,对钟令源本身就是一种伤害。
  如今,她可以直面自己,却不能直面对钟令源的感情,他是对她表示过好感,可他却没有明确地表白。彼时,她有男友,此时,她是自由身,而且是以挫败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她无论如何不敢表达对他的感觉了。
  就这样,久久地等。
  顾芳菲在钟令源面前,更多了一份矜持,她很少再大笑,很少再和他打闹,或许是对他有了感情,所以才愈加注意自己的形象。她会更在意他的情绪,午饭时,她会小心翼翼地问他:还是别吃牛蛙了,你好像很容易上火。去玩跑酷的时候,她的眼睛也一直没有离开他,他的鞋带松了,她蹲下身帮他绑好。结束后,她会主动把他们的战鞋提在手里带回家,理由是他下车后走得比她远一些。
  如此,两人之间倒是有些生分了。
  是在一次约好的活动上,钟令源迟迟没有到。顾芳菲打他手机,他没有接通就按掉了,顾芳菲打了几次,对方就按断几次,后来对方索性关了机。那天,顾芳菲一个人提着他们的战鞋回了家。
  
  .PART. 5
  
  顾芳菲生了很久的闷气,她等着钟令源来和她解释。
  可是没有。
  之后,二人就像被切到了不同时空一样,再也没有交集。她依然坐211路最后一排右边的位子,依然在理想国际大厦上班,可是再也没有碰到钟令源。MSN上,钟令源的头像亮着,可是对方就像屏敝了她一样,连句问候都再也没有。
  那天是她先忍不住,发消息给钟令源:“你什么时候来拿自己的鞋?”
  如泥牛入海,毫无回复。顾芳菲生气地起身,拎了钟令源的鞋就扔到了门外。转念又觉得或许这双鞋,是他们重新联系的唯一理由,又急忙跑出去拾回来。
  她有些恼自己,又有些恼钟令源,她很想对着他大闹一顿。可是强烈的自尊心提醒她不可以,她有什么理由对他发脾气呢?他又是他什么人呢?
  久久怅惘,久久折磨,或许一切感觉,只是她自己的误会。他们本是陌生人,如今,又回复陌生,她也是不得不失,不是吗?
  
  .PART. 6
  
  顾芳菲在一个人的世界里飞速地成长起来,她开始学会独立,一个人坐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去图书馆复习,一个人去出差完成工作,她还给自己定了目标,两年内做到资深投资顾问。她以放松而向上的姿态在北京生活得如鱼得水。
  第二年的秋天,她认识了她的Mr.Right,他名校毕业,正直冷峻,对她体贴有加,工作上勤恳又有张力,年纪轻轻已做到公司高管,绝对是绩优股。她被他的正能量所吸引,或许他们不是那种激烈的爱,但是细水长流的感觉让她很安心。
  他向她求婚,她说,我心脏有问题,小时候做过大手术,很可能以后无法怀孕无法养育下一代,我不敢答应你。他毫不犹豫地说,我只爱你,想和你在一起,如果不能生,你愿意的话,我们就领养一个好了。
  不是不感动的,这样的男人愿意如此付出。他们注册、买房、买车,房产证上是她的名字。
  
  .PART. 7
  
  婚后,两个人也难免有小摩擦,她会哭,他就沉默,等她消气了再来哄她。
  他把她当孩子样对待,她有小成绩他会奖励她。
  他们忙的时间段不同,有时候连续一周,都睡在同一张床上,却没有说过一句话,因为,他回来时她睡了,她走时他还在睡着。就那样,轻轻地用一个吻来悄悄地做见面礼。有时候,又长久地见不到面,她出差回去时,他又去外地了。
  
  .PART. 8
  
  他们结婚半年后的某一天中午,钟令源像两年前一样在MSN上震窗,然后好像语速很快一样地发消息来,顾芳菲童鞋,中午吃什么?
  顾芳菲有片刻的愣怔,往事如黑白影片一样,无声地袭来。
  她小心地回复过去,你还好吗?
  像这两年的时光不过是停顿了一般,钟令源连语调都不曾改变,他说他很好,已经不在理想国际这边上班,他约她吃饭,是她最喜欢的水煮牛蛙。
  她内心忐忑,回忆像释放的洪流,把她的情绪带回到不知如何表达的时间里。
  她应了他的约,精心打扮,手上还提了他的战鞋,她把它洗得很干净。她曾经为之辗转反侧的男生,到底走过了怎样的韶光?
  
  .PART. 9
  
  令她吃惊的是,钟令源带着大束的玫瑰出现。
  他递过来,顾芳菲不好意思地脸红。他依然俊朗,有她不可逼视的帅气。她去洗手间补妆,感觉自己的下眼袋有些肿,感叹时光的痕迹,心里有涟漪泛过。
  相聚后的当晚,钟令源发信息给她,向她解释当年为何没接电话。因为他也有他的懦弱,他看到她在前男友身上受到的伤害,对于一份自己不能确定的感情也同样害怕伤害,于她于自己,他都怕烈火焚身的痛降临。这是他不成熟的一面。于是干脆逃避,远远地看着,他以为她一直在那里,以为她不会离开。等他确定了,他转身就可以牵到她的手。可是到如今,终于明白,时光不是静止的,他为自己的逃避和沉默感到歉疚。现在,他长大了,请她给他一个机会,他想跟她交往。
  一切全部颠覆,顾芳菲有点物事人非的感觉,甚至有一度,她在想自己是不是太没有耐心了太不执著了,太急着去选择别人了。坦白讲,她内心对钟令源还是十分向往的,她想念他们青梅竹马般的感觉,想念他们一对璧人般的奔跑。如果可以穿越时空,她确实想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钟令源。
  可是。可是。
  顾芳菲深知,时光已在那一刻就泾渭分明,背向而行又如何能再相遇?他当初连开始的勇气都没有,又如何面对以后漫长的岁月之河?如果再选择一次,她还是会选择现在的爱人,而不是钟令源。她要的不仅是心动,还有确定。
  
  .PART. 7
  
  顾芳菲拒绝钟令源的时候,公司正在搬迁,要跟工作了四年的理想国际,说再见了。那些19楼和21楼的回望,全部湮没在岁月的洪荒。
  
  责编:李楚冰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上一篇:局 2010年第11期

下一篇:安妮.海瑟薇:好莱坞的大眼“色女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