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学术领域 >>管窥李政道

管窥李政道

发布时间:2017-10-12 10:41来源:网络

  如果只举一个细节?

  ――理发。
  先请喜剧大师卓别林出场。一次,他来到一个偏远的小镇,想到要理发,当地只有两位理发师,各自开了一家理发铺。第一家,房小,椅旧,地上撒满头发渣,理发师的发型尤其难以恭维,看上去像个麻雀窝,邋里邋遢。第二家,房大,椅新,地面非常洁净,理发师的发型,更是端庄整齐,一丝不乱。你猜,卓别林会在哪一家理发?第二家。不,错了,他选择第一家。为什么?卓别林认为,小镇只有两个理发师,他们的头发一定是相互帮着理,第二个理发师的漂亮发型,反映的是第一个理发师的高超水平。
  卓别林根据的是常识,他的判断被证明是正确的。假如他碰到李政道――我是说,假如第二个理发师的习性像李政道,他就要傻眼了。此话怎讲?李政道有一个特殊的习惯,理发不用他人代劳,总是自己一手包办。当真?当真。从来如此?从来如此。难以想象,是吧。李政道说:“其实很简单,只要有两只手、一把剪刀,就可以完成。困难在于脑后的部分,要用一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头发――这相当于梳子和尺子,再用一手握住剪刀操作。”熟能生巧。在早先,多半出于贫穷,及至现在,习惯就成了自然。堂堂诺贝尔奖金得主,终生坚持自己给自己理发,我相信,在这世界上是独一份。
  如果只举一首诗?
  ――“数学诗”。
  2004年,美籍华人数学家黄伯飞写了一首诗:
  三角最难搞,
  开方不可少。
  人生有几何,
  性命无代数。
  对于第二句“开方不可少”,有人解释,这是喻金钱,即“孔方兄”,李政道则认为,就是指数学的开方,他玩味再三,也作了一首诗与之唱和:
  吃饭不记米粒数,
  生存毋需思天理;
  人生欢乐有几何,
  性命真义无代数。
  比起黄伯飞,李政道的“数学诗”更加显豁易懂,“吃饭不记米粒数,生存毋需思天理”,多么朴实无华,言简意赅。
  如果只举一位恩师?
  ――吴大猷。
  相信这是很多人的答案。1945年春天,太阳旗还没有在神州大地倒下,日寇困兽犹斗,铤而走险,贵阳告急,内迁到那儿的浙大濒于瘫痪,该校物理系一年级生、19岁的李政道转而投奔昆明西南联大,经吴大猷帮忙,插班读物理系二年级,一年后,又是经吴大猷的破格举荐,被保送到美国深造。
  而我的答案却是――束星北。
  李政道进浙大,本来选择的是电机系,是束星北发现了他的数理天才,建议他改读物理系。因此,1972年,李政道赴美后首次重返故国,写信给束星北,说:“先生当年……的教导,历历在念,而我的物理基础都是在浙大一年所建,此后的成就,归源都是受先生之益。”
  如果只举一篇文章?
  ――2005年在“爱因斯坦年”纪念大会上的讲演。
  李政道说:“我们的地球在太阳系是一个不大的行星,我们的太阳在整个银河星云系4000亿颗恒星中也好像是不怎么出奇的星,我们整个银河星云系在整个宇宙中也是非常渺小的。可是,因为爱因斯坦在我们小小的地球上生活过,我们这颗蓝色的地球就比宇宙的其他部分有特色、有智慧、有人的道德。”
  纪念爱因斯坦的文章何止千万,笔者认为,这一篇最令人感到慰藉,感到温暖。
  如果只举一件礼品?
  ――手稿。
  1956年夏,李政道在美国布鲁克海文实验室做访问学者,那时,他正埋头研究宇称不守恒的问题,为此而做了大量的演算。演算的过程,也就是草稿,统统扔进了废纸篓。实验室有位有心人,他将李政道扔弃的草稿一一捡起来,保管好。1957年,李政道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此君就将他保存的李政道手稿赠给了美国物理学会,其中有一张,后来被采用为《今日物理》杂志的封面。
  2006年6月,李政道把《今日物理》封面采用的那份手稿的复印件,以及他近期有关中微子研究的手稿,也是复印件,镶在了镜框里,郑重送给温家宝总理。
  这大概是温总理收到的最宝贵的礼物之一。事后,他对别人说,这两份手稿,“代表着一位物理学家一生奋斗不息的精神。不管是从事理论物理,还是从事实验物理,没有这种甘于寂寞、无私奉献的精神成不了才。”
  如果只举一句名言?
  ――“一个人想做点事业,非得走自己的路。要开创新路子,最关键的是你会不会自己提出问题,能正确地提出问题就是迈开了创新的第一步。”
  那么,面对李政道,你能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呢?
  (高广平摘自《人民日报》2010年9月15日)

上一篇:岁月深处咸菜香

下一篇:损失规避心理引发的四种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