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学术领域 >>后现代主义语境下的女性主义文学批评探寻

后现代主义语境下的女性主义文学批评探寻

发布时间:2017-10-12 10:33来源:网络

  摘要 作为20世纪60年代第二次女权主义运动的产物的女性主义文学批评,与后现代主义相遇后碰撞出了文学思潮与理论的新火花。21世纪是一个多元化主导的、各种文学思想争鸣的时代,后现代主义与女性主义将在各自发展的同时,频繁交流,相互影响、渗透,超越各自的理论框架与体系,构建出一种和谐发展、互惠互利、相得益彰的思维模式,进而引导时下的文学思想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关键词:后现代主义 女性主义 文学批评 和谐发展
  中图分类号:I105 文献标识码:A
  
  一 历史回顾与现状描写
  
  女性主义文学批评是20世纪60年代第二次女权主义运动的产物,它以女性主义思想为理论基础,以生理性别和社会性别为基本出发点,以“从边缘走向中心”为行动纲领,致力于挖掘妇女在历史、文学、社会中处于从属地位的根源,探讨性别和文本之间的相互关联,从文学角度对性别歧视进行批判,从而达到发掘妇女的语言、寻找妇女文学史、重建文学新理论的目的。女性主义文学批评作为20世纪西方文艺理论界一股重要的理论思潮,似乎在印证着费希尔的断言:“当代妇女像冰川一样缓慢地切割出一个新的经济和社会前景,建造一个新世界。”
  学术界把女性主义主要划分为“英美女性主义批评”、“法国女性主义批评”、“其他的女性主义批评”(主要代表是黑人女性主义批评和女同性恋女性主义批评)。
  近年来,后现代主义批评研究蔚然成风。许多文学批评家认为“后现代”只是一个哲学学派的产物。其实,在日常对话中,“后现代”常常代表新潮、怪异、难懂、无厘头;在学术研究中,虚拟、拼贴、戏仿、跨越疆界等成了热门字眼。
  
  二 后现代主义与女性主义
  
  后现代主义与女性主义无论在理论还是实践上,都呈现出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冲突的复杂关系。它们都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伴随着激进的社会运动产生;共同的对立面是西方传统的社会、文化等级制度。后现代主义观念所体现出来的就是一种从思路到话语的创新,一种反智性的思维方式,正是在这一点上对女性主义批评产生了启发性影响,尤其是对80年代后的女性主义批评的实践有很大的影响,使其在思维方式和表现形态上形成了与传统女性主义研究迥然不同的格局。20世纪80年代,女性主义思潮与后现代主义思潮在平行发展了20年之后,开始有了更频繁的交流,我们从80年代后女性主义批评实践的特点中不难发现其有后现代主义的思想渊源及影响:
  1 消解语言中心主义,破除男性与女性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
  后现代的宗旨之一就是“消解语言中心主义”,在后现代主义大师雅克・德里达看来,西方文化传统从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一直到黑格尔和列维・斯特劳斯,有关这个世界的一切解释,有关这个世界的意义,最终都是男性说了算,男性话语占霸权地位。在这一点上,女性主义与后现代主义产生了共鸣。女性主义者认为女性始终作为男性的“他者”而存在,男性与女性形成了在场/缺席的二元对立。德里达对西方形而上学的批判成为她们解构二元对立思维模式的理论武器和力量支持。如伊瑞格瑞在后现代理论影响下,尝试将语言与女性生理结构联系起来,打破二元对立思维。
  2 寻找女性话语,创造具有女性特色的写作传统
  在父权制社会,男性拥有话语权,操纵整个语义系统,创造了关于女性的符号、女性的价值、女性形象和行为规范,而女人只为“符号服务,以忠诚、耐心和绝对沉默表达了符号,她自己本人却被一笔勾销”。福柯对西方话语进行了分析,其理论为女性主义批评学者提供了新的批评方式,女性主义者从对女性作家作品的前期研究中认识到不仅仅是社会意识形态导致了女性的“他者”地位,更为关键的是女性缺乏自己的叙述声音,改变这种状态唯一的途径就是发明女性的话语。女性主义者认为妇女的作品表现出明显的女性意识,妇女写作具有一种独特和清晰的文学传统。女性主义批评通过探讨女性文学传统本身的发展,试图建立妇女创作的理论,建构女性文学的天地。
  
  三 关于后现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学科建设的若干问题
  
  从以上两个方面可以看出,后现代理论确实为女性主义批评尤其是80年代后的女性主义文学批评提供了新的视角和启示,使得女性主义文学批评无论是在其理论建设还是文本分析或创作实践中都可以发现“后现代”的影子。那么,我们怎样才能小心翼翼地绕过本质主义的雷区而获得某种相对的普遍性?如果我们能够发现并认清关于后现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中的几个问题,这个答案便迎刃而解。
  1 “否定”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肯定”
  在当代,理论的模棱两可带给批评家越来越多的困惑,凡介入后殖民主义论争的学者,其立场往往在“民族主义”与“世界主义”之间跳跃,同样,妇女学研究也常常在“女人的”和“全人类的”之间跳跃。在后现代主义复原和消解的策略下,一切崇高的理想归于平庸,宏大的政治目标变得虚无。后现代主义趋于政治化的倾向,使女性主义面临失去旗帜的危险。后现代女性主义在解构世界的同时,也就失去了其原有的目标,政治目标的缺失使后现代女性主义有可能再次沦陷为男权理论的附庸,否定一切的结果是没有什么可以再去否定。如何处理这一悖论取决于我们如何认识“否定”这一表述方式进入人类思想文化发展进程的合法性。
  在女性主义者看来,人类的历史俨然是一张男权中心的巨网,而女性主义总是在不断地从这张网上起跳,徒劳地撞击这张网,而最后又总是无可奈何地重新落入巨网之中,这一无法逃遁的事实迫使女性主义始终执着于解构、破坏而似乎永远与“建设”无缘。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女性主义的每一次起跳和每一次落下都会不可避免地触动这张网,而每一次触动都将迫使这张网朝着有利于两性和谐发展的方向进行自我整合。
  2 对“女性主体”的重新审视
  在消解性别、种族、阶级之间界限的同时,后现代主义也致力于消解主体性。然而女性主义理论正是建立在性别对立的基础之上,故而“主体之争”成为近年来一直制约女性主义发展的一个中心议题。按照解构主义的推理,我们看到“女性”概念的界定取决于它被讨论的语境,而不取决于生理器官或社会经验,不少女性主义者对此持怀疑态度,甚至竖起了反对后现代主义的旗帜。有人这样批评后现代主义:“为什么正当我们当中的很多人开始为自己命名的时刻(过去我们一直沉默),正当我们起来做历史的主体而非客体的时刻,主体这一概念本身偏偏受到了质疑?”后现代女性主义对发展中的女性主义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因为在妇女运动和女性主义理论经历了诸多磨难刚刚获得主体权利地位之时,却被后现代主义理论家们轻而易举地抹去了主体的位置,失去了女性主义赖以存在的基点――性别主体。
  3 策略的背后――策略也是方法
  虽然“策略”一词在当代常常被理论家挂在嘴边,但“方法”却始终被认为是更科学、更严整、更能够接近真理的理论工具。在后现代女性主义批评中,策略研究应该正式纳入方法论研究的范围,毕竟越来越多的女性主义者接受并运用解构主义理论,以此丰富和发展女性主义理论。因此,无论是后现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还是整个妇女学,或是妇女自身,都已经在现实中丧失了许多与男性平等参与世界的条件。也就是说,即使是当今世界给予两性以同等选择生活的机遇,这种机遇也只能是一种建立在“不平等”基础上的“平等”选择,是一种被选择过了的选择。面对这种现实,后现代女性主义批评家应该不遗余力地超越这种先在的被动去参与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介入主流话语。
  
  四 结语
  后现代主义与女性主义的相遇,碰撞出了文学思潮与理论的新火花。后现代主义为女性主义批评提供理论基础,女性主义批评则丰富和完善着后现代主义的相关内容。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两者需要不断地磨合与适应,最终在对立统一中趋于平衡。21世纪是一个多元化主导的、各种文学思想争鸣的时代,后现代主义与女性主义将在各自发展的同时,频繁交流,相互影响、渗透,超越各自的理论框架与体系,构建出一种和谐发展、互惠互利、相得益彰的思维模式,进而引导时下的文学思想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参考文献:
  [1] 海伦・费希尔:《第一性》,辽宁人民出版社,2002年。
  [2] 张岩冰:《女权主义文论》,山东教育出版社,2001年。
  [3] 马泰・卡林内斯库:《现代性的五副面孔》,商务印书馆,2002年。
  [4] 孙桂芝:《论西方当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后现代性》,《昌吉学院学报》,2005年第2期。
  [5] 黄华:《后现代主义语境下的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兼论女性主体的研究》,《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03年。
  [6] 张京媛:《当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
  [7] 屈雅君:《关于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学科建设的若干问题》,《学术月刊》,1999年第5期。
  
  作者简介:纪颖,女,1977―,吉林省四平市人,硕士,讲师,研究方向:英美文学研究,工作单位:吉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上一篇:损失规避心理引发的四种效应

下一篇:论《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中吉姆形象的局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