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学术学科 >>“作秀”的难处

“作秀”的难处

发布时间:2017-05-04 00:00来源:网络

演员做戏,理所当然,若能“我看我我亦非我,谁装谁谁就像谁”,便是第一等演技。

  并非做戏的人,因为是达官贵人、权豪势要、士流耆宿、富商名家,同样为观瞻所系,需要装点些勤政爱民、为富近仁、学高德厚、儒雅风流,所以在公众场合常常也要说些事先设计好的话,做些事先安排好的事,举手投足有如做戏。这种事古已有之,所以戏台对联有“大千世界无非傀儡之场,第一功名亦等俳优之戏”,点明了戏场小天地,天地大戏场这番道理。
  只是闻人不同于演员。演员本是做戏之人,台下作秀,还是本色当行。闻人当是做事之人,人们不在意其表演而在意其事功。若并无事功,只有作秀,不免被目为“戏子”。闻人被目为戏子,便是他社会形象的终结。事功第一,是闻人同明星的不同,也是他们作秀的难处。有时他们也会弄出些“事功”来,某地一个不大的衙门竟盖得就像美国的白宫――不过,这又是另一种作秀――烧着老百姓的钱来点缀太平,给自己搭一个作秀的大舞台。(摘自《读书》)

上一篇:军事巨人与道德侏儒

下一篇:重要的是让“人民”二字变得具体